【少女之死】   其它小说 


  一小时前,李晓娟刚从单位回来,全身发粘,她跑回了更衣室,把白色连衣裙和黑色高跟皮凉鞋脱下来,跑进浴室中淋浴。从更衣镜中她看着自己的裸身,俨然是一副美丽的胴体。乌溜溜的大眼睛、亮丽的长头发,正是大部分男孩子心仪的对象。颈部很漂亮,有点雪白的感觉。胸部并不是很大,不像电视上的波霸,但整个身材却很匀称。半细的柳腰,光滑的大腿,丰腴的臀部,从脖子到脚形成一道美丽的曲线。小腿和玉脚白皙而柔嫩,这是一具上帝的杰作,天使的化身。
  水潺潺流过她的头发,奔过她的身体。粒粒的水花溅上她的乳房,产生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她不禁双手握住了乳房,轻轻地开始抚弄着。一开始只是手指缓缓地捏着,胸部渐渐地有了舒服的感受。她开始用手搓揉着,乳晕的颜色加深了,慢慢地乳房耸立了起来。她停不下来,双掌开始握紧,使劲地揉着。(啊!这样不行!)李晓娟当然了解手淫是不好的,可是……(现在应该没关系吧……啊!我在想什么?!)她把冷水开到最大,企图压抑引起的欲望。但冰冷的水滴在她光滑的皮肤表面很快地也热起来了,她的双手再也停止不了动作,呼吸急促了起来。整个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了。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交由自主神经控制了。

  (啊!好舒服!)左手离开了爱抚山丘的队伍,逐渐往下摸索,在三角黑森林地带停下来。食指和拇指轻轻地拨开了肉瓣,然后把中指伸进去探索。有一片小小的月状物体,上面早已沾满了湿湿黏黏的液体了。感觉到这样的湿润,李晓娟再也忍不住,将中指往肉缝中用力的抽插了起来。右手制不住红的发烫的双乳了,她干脆翘起她那浑圆的小屁股,面对着墙俯身紧紧靠着,右手扶着臀部让左手尽情地进出禁地,两颗乳房在墙上奋力的摩擦着,嘴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啊~~~~啊~~~~啊~~~~」全身的力量慢慢地流失了,随着「扑哧」一声,浓滑的
黏液喷出了李晓娟的蜜唇,她没力地坐了下来喘着。冷水在这时才真正地起了作用。

  她很快地平静了下来,把刚刚流出淫液的部位再洗了干净。李晓娟擦干身体,穿上一件纯白的少女乳罩和绵质的纯白少女内裤,从浴室里出来。穿上了一件粉红色的无袖上衣,一件白色的短裙,穿上了刚才脱下的那双发臭发硬了的肉色长统丝袜,一双新款,美观的紫色黑底的女式半高跟皮凉鞋。

  穿上那件裙子之后,李晓娟把自己精心修饰了一番。施了一点淡淡的粉,描了一下眉,并把那长长的秀发梳理了一番。一双玉色的长筒袜温顺地裹住了她修长的双腿,紫红色的高跟凉鞋使她的身材更加的修长而俏丽。她再一次以挑剔的眼光审视了一下自己。纯白欠透明的裙子把优美的胴体覆盖的严严实实,几乎看不到那无带乳罩和窄小的短裤。因为它们也都是白色的。白色在白色的衬托下是不明显的。所以一般不会让人有太多的想象。可是,不管她怎么样来掩盖自己的一切,可事实上有的东西是无法掩盖的。比如她丰满高挺的胸部与滚圆硕大的臀部。它们在她的裙子里不安分地呈现着它们固有的风姿。在这两个部位,它们用力地紧靠着这股严实的墙,极力想挣脱。因此不管怎样,她固有的那种诱人的气息是任何情形下都无法清除掉的。她只能如此,除了不断地告诫自己要收住那颗驿动的心外,她还能做什么呢?

  李晓娟细心的看着沙发,沙发上仍留着她自己爱液的痕迹。她仔细的抚摸,感到的只有干涸的感觉。坐在沙发上,阖闭起双眼,那舌头就像再次在她的身体上游走。她把一只电动阳具开动了,它像有生命的动了起来。垂手把它拾了上来,在手中她感到它的生命力,像是要再一次走进她的身体,她在犹疑着,但手己慢慢的移近下身去,它在雪白短裙上颤动着,这么的接近,裙摆也动了来。她的手终探到裙内,颤动的头部轻压着阴蒂,虽隔着内裤,但也己清晰的感到那醉人的感觉,在它挨着小穴上的那刻,她便不再放下。它在外面的磨擦,李晓娟那温暖的爱液已令内裤能滴水出来,它也由干涸而湿润了。那令人难受但痛快的感觉,快受不了,阴道的空虚也需要充实起来。李晓娟就连着内裤把它插进去,爱液便像瀑布泻下,连那勃起的阴蒂与那两片涨红的阴唇也推到小穴去……「呀 ̄ ̄!」
  竭力的忍着不作声,但快感的充盈下,她也按捺不住了,呻吟声音从小嘴中漏了出来,她再也不顾着会被人听到了。「唔……!呀 ̄ ̄ ̄ ̄!啊!啊! ̄ ̄ ̄!」

  李晓娟尽情的宣泄着。她倒在沙发上,雪白的校裙掀开,内裤也拉开了,电动阳具全塞了起去。内裤再一次的合好遮了那洞口,双手揉弄着乳房,夹着硬了的蓓蕾。下身不住的动着,双腿紧合着,但却不停的相磨,把那巨浪似的快感宣泄,头在轻摆,秀发在空中乱舞……「呀 ̄ ̄ ̄!」刹那脑中一片的空白,身体一下下强大的抽搐着,连那东西也夹碎似的,最后身体全身软了下来,一点力儿也提不起。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她整理好衣服,开门。看见的却是一个不曾见过的陌生女人。「有什么事吗?」李晓娟询问着,猜测对方的身份。她脸上带着友善的笑容,却惊讶的发现对方手上的白绢笔直的朝她而来,还来不及发问,白绢已经紧密的封住她的口鼻,李晓娟这时才警觉不对劲,连忙想要呼救,但是口唇被紧紧拮住,她根本无法出声,而那女人的力气好大,轻易压制住她的反抗,执意要她吸人白绢上的气味。她的手脚挣扎着,闻到某种刺鼻的气味。浓烈的麻醉剂气息传了过来。李晓娟两眼一黑,惊恐的呼叫声还来不及发出就被堵了回去,大脑在一瞬间就已变得迷迷糊糊。她下意识的拚命挣扎,可是四肢却已经不听使唤了,怀里的杂志「啪啦」的滑落在地。她逐渐松软无力,因为药力而陷入昏迷。(好香!)她只来得及反应这个,就不醒人事了。跟着,她感到自己被两条手臂架起,动作麻利的抬进了屋里。仅仅几秒钟后,她就像一滩烂泥似的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暗的梦境逐渐透人些许光线,原先那阵刺鼻的气味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古老的香气。李晓娟缓缓地睁开了眼,视线因为刚才的昏迷而有些模糊,她茫然的瞄起眼,端详着眼前的环境。因为先前的药效,她难受的吞咽口水,滋润着干渴的喉咙。吃惊的李晓娟发现,她四肢都被绳子紧紧地绑着,绳子又固定在四个床角,使她成为一个大「X」形地绑在床上。还好,衣服凉鞋还穿着。(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女人出现在她面前。

  「看看这个!」女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小器具,一个小电池接着两根电线,电线一端各有一片小金箔片。「来!」女人把两片金箔贴上了她隆起的双乳,瞬间的灼热,一阵酥麻的电流流遍全身。「不……不要……痛……啊啊啊~~~~!」

  刺激的电流流过,痛感过后却是无比的快感。李晓娟感觉到那个羞耻的部位渐渐濡湿了。「还没完呢!」她突然站起来把李晓娟脚上穿的凉鞋脱下来,李晓娟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鞋跟很细,搭配她修长粉嫩的小腿非常好看。她正想问女人要做什么的时候,她已经用裙角把鞋跟擦干净,并掀开裙子将鞋跟顶住李晓娟的私处了,「不要……啊……不要……」她听了之后反而更兴奋,用力的将鞋跟插入李晓娟的阴道,「啊啊!好痛……啊……啊……」李晓娟痛的乱扭她的臀部,她毫不在意的将鞋跟完整地插入,并且用鞋上的带子绑在她的脚上,开始用「踩」的方式,将鞋跟在李晓娟娇嫩的肉穴中来回地抽送,淫水立刻就干了,阴道里变得火辣辣的。李晓娟吓得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地,几乎给痛昏了过去。
  女人又死命地将鞋跟向李晓娟阴道的更深处捅去。李晓娟的身体猛地一翻,她又昏过去了。她这样踩了一段时间以后,她竟然也由原本只有痛的感觉逐渐转变为快感,「啊啊……嗯……啊……」低声呻吟了起来。就在她逐渐要到达高潮的时候,她拉下了李晓娟所有的衣裙,让她美妙的身材完全展现在她面前。圆滑充满着弹性的小腹,可爱的肚脐吸引了她的眼光。两片金箔再次出动,贴在小腹和沟缝前缘的尖端。女人轻轻地按了一下电击钮,一阵强大的电流通过李晓娟的身体,李晓娟只觉乳房和阴部一阵剧痛,同时伴随着电击的酥麻感,令她的娇躯猛地弹跳起来,随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啊……啊嗯嗯嗯嗯啊……」
  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李晓娟无力地叫着。真是出乎意料的敏感,花心中已经开始渗水了。李晓娟很小就知道,她的身体就像个随时会爆发的火山,比一般女孩更加敏感,她的小腹到膝盖间这段更是最敏感的敏感带,只要一碰,火山就被点燃。「你……」女人也颇感惊讶。也有这样的女人?!她俯下身再度仔细的观察起李晓娟的阴户来了。李晓娟的身体紧紧地绷着,即使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仍是一动也不能动,只能任凭女人观看。细细密密微微蜷曲的阴毛覆着粉红色的小丘陵。中央一点一点地,闪着美丽的光泽。

  「好羞耻……不要……看……可……恶……」李晓娟原本泛红的脸上又更染上一层鲜红了。女人一次次地按下电击钮,而且手指按在电扭上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李晓娟已经非常非常兴奋了,大量的淡黄色的淫水从阴道喷出,流到雪白的床单上,湿了一大滩。这样持续了百来次后,在李晓娟狂乱的呻吟和惨叫声中,女人发出了一次持续10秒钟的长时间电击,只见李晓娟惨叫一声后,全身肌肉紧绷,身体弯成弓形,并不停颤动,双手抓紧被单,张大了口,发出极度痛苦的「啊!」声。

  电击过后,她用牙齿紧咬朱唇,足有一分钟,忽又强有力的耸动一阵,口里闷声地叫着:「喔!别动了……我……没命了……完了……我完了……啊……」
  与此同时,在李晓娟的阴部,热流激荡,玉浆四溢,一股股滚烫的淡黄色的淫水和乳白色的淫精由阴道而射出体外。「啊!啊!……喔!」她的四肢一阵抽搐,胴体一阵颤动之后,便完全瘫痪了。女人把可乐樽插进她的小穴中去,她吻着她的耳珠、搓着双乳、揉着阴蒂。李晓娟娇喘中夹杂着呻吟声,爱液如泉的涌出,那可乐樽己满了半瓶。女人喝着那瓶李晓娟的爱液,不一会换了另一瓶去,一瓶瓶的接着。她去爱抚着她。很长很长的时间,她已筋疲力尽的倒了下,爱液也流不出,冷水洒下,再一轮轮的刺激,但怎也再不行了。更是激烈的行动再来,四根电动阳具全插进去,小穴上更是两支,电流刺激着粉红的乳头。

  爱液再一次慢慢的流出,李晓娟只能任由她弄着,身体根没任何力气去动。
  最后,她终于奄奄一息了,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女人把一管精液射到李晓娟体内,然后她坐在仰面躺着的李晓娟身上,将李晓娟的一只穿了很久都没洗的丝袜缠在手上,并在女孩的脖子上绕了一圈,把李晓娟的丝袜勒到她细长的白脖子上,接下来她用身体压住李晓娟,拉紧手上的袜子,李晓娟的呼吸被阻止了,她紧贴着女孩的身体,感受着发生在她身上的变化,使劲勒。在女人的身下,李晓娟痛苦的挣扎着,她的臀部、腰部不停的扭动着,她洁白的长腿蹬踢着垫子。她的头部向后奋力的伸着,想吸进一点空气,可惜不起作用,反而更加露出自己迷人的美颈。李晓娟身上光滑的皮肤摩擦着女人的全身,女孩的肩部也上下晃动着,顶着袭击者的胸口,想坐起来。李晓娟的脸由于痛苦而发亮,眼睛向上微翻,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头后盘起的乌黑秀发被汗水浸透了,女人面对李晓娟的挣扎反而更加兴奋,一面在近距离感受李晓娟身体散发出的幽香和李晓娟丝袜上发出的脚臭,一面继续拉紧手中的丝袜,让丝袜深陷进李晓娟的美颈,渐渐紧贴着女孩胸部的身体感到心跳减弱了。显然,李晓娟也闻到了自己丝袜上的气味,死到临头她却在想:臭死了,穿了五天都没洗,真丢人啊。李晓娟的抵抗终于在一次酷似舞蹈般的踢腿之后沉寂了下来,她的美腿从最高点摔落下来,手无力的落在头部两边,头歪向一侧。

  女人继续紧紧勒着李晓娟的脖子,因为她知道李晓娟还活着。这样又过了几分钟,李晓娟的身体略为挺了一下,眼睛睁得很大,眼珠却不再转动。李晓娟的喉咙里发出最后的一次响声,李晓娟那双伸的笔直的茁壮大腿,经过最后的斗争停止了颤动,脚面也绷的直直的。突然,李晓娟耳边「轰」的一声,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了……她的身体在最后一次痉挛后彻底松软了下来。就这样,李晓娟小姐终于停止了呼吸,她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挣扎停止了,大腿最后痉挛性的踢动三五下后,李晓娟躺在床上的柔弱无力的赤裸美体再也不动了,只有小腹下面鼓鼓的阴部还在流淌着爱液——她断气了,一股水柱从李晓娟的两条白皙的美腿之间泻了出来——她小便失禁了。李晓娟这个年仅24岁的妙龄少女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荆萑肓怂劳龅纳钤ā?

  在确定李晓娟已经断气后,女人浑身放松的趴在女孩尸体上休息了一下。因为刚才女人用了不少力气,现在已经是大汗淋漓。她一手扶着李晓娟的肩膀,一手伸进女孩两条并的齐齐的大腿下,用力将尸体翻过来。现在吸引她的是李晓娟一对色泽红润的脚根和保养的非常好玉足。平时包裹着臀部的衣服被脱了,李晓娟结实的臀部暴露出来。她想,可能李晓娟挣扎的时候腰部、臀部的摆动太厉害了,显露出光滑得令人陶醉的背部和恰到好处的细腰。她也可以看到女孩光滑的后颈,把缠在李晓娟脖子上的袜子拉起来,女孩的头部也跟着抬了起来。再用手托住女孩尖尖的下巴,另一只手将袜子从颈部拉了下来。李晓娟终于摆脱了导致她死亡的武器,可惜已经太晚。她用手摸了摸李晓娟颈部那圈细细的痕迹,依旧是滑滑的。托着女孩下巴的手用力,将女孩的头向后拉,她想看清女孩的脸,李晓娟的脸由于窒息的痛苦而发亮。在李晓娟的身体向后弯曲,做出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弓型,突然放手,女孩的身体又栽倒在床上,反弹了几下,恢复了先前的安静。

  李晓娟灵动的双眼不会再闪烁了。陷入永久睡眠的她看起来那么安静,那么美丽。双手平放在裸露的胸前,白皙的胴体裸裎在床上。长睫毛的眼睛下面还有一滴泪珠。李晓娟双腿分开,淫水在她的臀部下面聚成了一滩。可怜的李晓娟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这天夜里,本田一郎应约来敲李晓娟的门,里面却没人应声,现在里面躺着的李晓娟,早已是一具冷冰冰没有生命意识的肉体了。他瞄了一下表,已经午夜三四点钟了,他急得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他泄气得想回头走,却不死心,试着转了一下门把,不料门竟然没锁,他嗤嗤一笑,蹑手蹑脚的走进去,想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然而,当他一拉开电灯,霎时见一具只穿着一只丝袜的女尸暴露在松软的床上!本田吓得魂不附体,连忙逃回家,他双手垫在脑后,眼望着天花板,他不明白,为何被他猎过的女人都会被人杀害。与此同时,李晓娟的尸体躺在屋子里,逐渐变得冰冷,僵硬……

  第二天的上午,李晓娟的朋友百合来找她一起去上班。她不知道李晓娟现在到底在哪里,因为李晓娟的车仍然停在门外,可她按了几遍门铃,又使劲敲了几下门,始终没有回音。她以为李晓娟可能病倒或者受伤了,于是她找到公寓管理员,让他把门打开。他们走进去,在楼下喊李晓娟的名字,但还是没有回应。于是他们走上二楼,查看她的卧室,一下子就看见眼前的恐怖景象:李晓娟全身只有左脚穿着一只袜尖和袜后跟都发黄发硬了的肉色长统丝袜,两腿叉开仰卧在床上,直挺挺地半点反应也没有:她已死了。百合一声惊叫,就晕了过去;管理员赶紧把她扶起,靠在一边,然后拨打了911电话,再把晕倒的百合扶到楼下的沙发垫子上。

  警探接到报案,火速赶到现场。只见这具只穿着一只肉色丝袜的少女尸体呈「火」字型仰面朝天直挺挺地躺倒在床上。肉色丝袜的袜尖和袜后跟都已发黄了,显然是很久没洗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舌头伸出口外,口水顺着舌尖和嘴角流了一地,女孩子的脖颈上有暗紫色血痕,这个姑娘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受害者脖颈留有一圈粗粗的掐痕,显然是被凶犯扼勒窒息而亡。受害人死前似乎与人发生过性关系,阴道内留有精液。

  经法医检验,死者李晓娟系颈部呼吸道受暴力压迫,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在饭后一个多小时,属他杀,并从其阴道内检验出有精液。从房管局查询证实,该房主名叫李晓娟,再经亲属辨认,死者确系李晓娟。警方在侦破案件时发现,李晓娟,女,24岁,生前是一家公司的办公室秘书。未婚,独居。验尸表明:李晓娟系非处女,身上遗留新鲜精液,身上没有抓痕,似生前未与人有过激烈搏斗。案发现场有李晓娟的生前照片,从照片看,李晓娟眉清目秀冷艳惊人好个芙蓉娇貌。死者胸脯上高高隆起的乳房表明遇害者是发育成熟的妙龄少女。
  淫水从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李晓娟的阴户中流出,溅满了整个阴部,有的爱液还从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李晓娟的丰腴的大腿流下,淌到床上,形成一个水洼。
  口水顺着伸出的舌尖和嘴角流了一地。被害者李晓娟尸体周围有她的粉红色上衣,白色裙子,左脚上穿的肉色长统丝袜和地上的肉色长统丝袜,由于很久未洗,袜尖和袜后跟发黄且发硬。地上还有她的黑色的女式高跟皮凉鞋,其中一只鞋子的后跟上还带着李晓娟的淫液,可惜这双新款美观的高跟凉鞋再也不能穿在她那双脚掌肥美,踝骨浑圆的大脚上了。法医宣布李晓娟确实已经死亡后,她的尸体被送去解剖。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吾夜 金币 +8 红包  
遨游东方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