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恋素心】(卷02)【作者:水玥萱】   乱伦小说 
字数:11.7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卷

            第01章朱御风的独白

  我叫朱御风,是苍穹的三皇子,也是皇後的唯一子嗣。

  可是,其实我从来不开心。

  因为的母後,她的心狠手辣。几乎,没有人愿意和我交往的。

  还好,还有大哥和二哥可以与我一起。

  不过,那日的御花园中,我知道,我多了一个妹妹。看著她有一些忧伤的容颜,却不失美丽。

  可是,他却和大哥非常亲近。看我的眼神,虽然也是柔柔的,却还是疏离的。
  那日,母後让她和冥月国的太子见面。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麽,只知道自己好担心,好担心!

  我冲到了她的玉凤宫,只想要问清楚一切。竟然听到,她只是无奈的说著一切单凭父母之命的话!

  我本只是想著,如果母後可以帮她,就好了。

  谁知,母後最後却进了冷宫。而我也知道,原来母後竟然是极力促成的!
  虽然我担心母後,却也为她开心,因为她不用嫁给冥月览的。我知道,有些什麽是不对劲的,可是我选择忽略了。

  心儿,真的是很善良的女子。

  母後如此对她,她却还是劝说了父皇,将母後只是降为了嫔。

  看著她,柔柔的对著我微笑,我整个人如同沐浴在了春风中一般了。

  看著她侧躺在凉亭中的样子,我突然好像尝尝,那微启的红唇是什麽滋味。谁知,她突然惊醒了!我吓了一跳,为了自己刚才竟然如此的想法和念头!
  心儿,是我的妹妹啊!

  可是,当她跌入我的怀中,那柔软的身躯,却让我如此的迷恋。

  我,这是怎麽了?

  幸好,她没有发现我异样。

  她还是那麽温柔,每次都看著我笑。

  可是!为什麽,我比不过大哥?!

  看著她如此的和大哥亲密,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针扎一般的疼。

  看著她靠在大哥的身上,我恨不得将她夺过来!

  可是……她只是我的妹妹,不是吗?

  每日,最高兴的,莫过於她来到锦绣宫中。哪怕,只是静静的坐著,我也会觉得满足。

  每日,送她回玉凤宫,都是我最愿意的事情。

  那日,她送予我的海棠花,我小心翼翼的珍藏著。

  感觉,就如同是心爱之人送的信物一般了。

  心爱之人?!

  难道,我爱著她吗?不可能的!她是我的妹妹!是父皇的女儿啊!

  可是,心却似乎控制不住的叫嚣著了……

  连著几日,她都没有来。

  原来,她在给父皇做荷包。不知为何,我也好想要!为何,心儿的眼中只有父皇和大哥呢?为何,我排在他们之後呢?

  那一刻,听著她的送客的话语。我竟然只能仓皇的离开了。

  因为,我知道了。

  我……爱上了自己的妹妹!

  心儿,若是你知道了。一定会很厌恶我吧?

  可是,我却已经那麽深的爱上了你啊!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心儿是把我当成哥哥的。

  她送了我一个荷包,上面还有我的名字。看著她娇嗔的样子,我心里面好快乐。

  可是,面对她偶尔流露的冷意,我却又是不知所措的。

  心儿……你到底是想如何呢?

  你可知道,我的心,已经完全围著你转了。

  你一笑,我也跟著笑了。

  你一句话,能让我像是到了天堂,却也可以让我像是下了地狱一般。

  你说,我只是你的哥哥,若我不想做哥哥,你会如何?

  是不是会冷漠的让我离开,然後厌恶我,永远不见我呢?

  不敢赌,所以我选择默默地爱著你。

  因为,你竟然一点都不在乎,我未来娶谁为妻。

  心儿,我会将我的爱情,永远的藏在心里的。

  直到,有一天,你愿意接受。直到,我知道,你会厌恶。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永远永远……

  心儿,若是你能爱我,该有多好呢?

            第02章戟龙我只有你了

  朦胧中,似乎有一个熟悉的怀抱,紧紧的抱起了我。

  耳边,传来了焦急的呼唤声。

  是谁?是谁在叫我呢?

  不要吵我,好不好?让我就这麽静静的睡去,好不好?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只是,当我慢慢的张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刺眼的光亮。

  「心儿!你终於醒了!」入眼的,是一张不满的胡渣的担心的容颜。

  我看著他,那麽的憔悴。想要张口,却发现喉咙是如此的干涸。

  「你怎麽了,要喝水吗?」看著他紧张的端来了水,喂我喝下。

  我只是饥渴的喝著此刻对我来说如同琼浆玉液一般的水,终於,试著开口了。
  「我……怎麽了?」

  「心儿,这该是我问你的!你怎麽会倒在了海棠花中?为什麽在雨中昏迷不醒?太医说你受了刺激,导致昏厥的,你到底怎麽了?为何会昏迷了三日!」
  他的连珠炮似的问话,让我慢慢的想了起来。

  朱御风,已经成了我计划中的棋子了。

  可是……朱御海……那个哥哥一般的男子!背叛了我……

  泪,滑落。

  「戟龙……我只有你了,只有你了啊!」我哭著,扑进了他的怀中。

  或许,是从未在床榻之外叫过他的名字,他明显愣了一下。不过,立刻回抱了我。

  「心儿,你怎麽了?不要怕,我永远在你身边,可好?」

  我抬起头,看著他。

  「你……永远不会背叛我的,对不对?对不对!」此刻的我,已经痛到麻木了。

  「不会,我永远不会的!」听著他的承诺,我安心了。可是,心底还是一片的空洞。

  「戟龙……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

  我闭上了眼,任由著眼泪宣泄。

  我真的很脆弱的,真的好脆弱好脆弱的。

  可是,我最後还是什麽都没有说。因为,朱御海毕竟做过我一段时间的哥哥,让我……感受到了一丝的亲情的。所以,我做了最後的心软。只是,最後的……
  接下来的几日,朱戟龙一直陪著我。我只是腻在他的怀中,紧紧的抱著他。现在,只有摄取他身上的温暖,才能让我不至於冰冷了。

  从奶娘的口中,我知道了。

  我昏迷的三日,朱戟龙衣不解带的照顾我。可是,却没有人知道我发生了什麽事情。

  奶娘告诉我,朱戟龙一遍遍的呼唤著我,哀求我醒来。

  奶娘的眼中,有著安慰、心痛、绝望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最终,我没有说什麽。

  「戟龙,明日你不用陪我了,你去上朝吧。」他已经陪了我三日了,够了。
  「你……」

  「我没事了,真的!」我为了强调,加重了声音。

  「你还是不愿意说,发生了什麽吗?」

  我沈默了许久。

  「戟龙,我只想忘了那一切。现在,我只有你了。所以,不要再问我了,好吗?你就当做,我只是喜欢淋雨罢了。」我知道,我喜欢的,他不会阻止我的。
  「那记住,以後不论多喜欢,都不可以一个人呆著了,知道吗?」

  他紧紧的将我抱住,我靠在他的怀中,双手抓著他的手臂,闭上了眼。
  第二天,他就走了。

  他已经连著六天没有上朝了,自然要忙很久的。

  连著几日,除了晚上,我都见不到他。但是,我渐渐平复了。

  「公主。」是云娥的声音,「大皇子……来访。」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身子,还是忍不住颤抖了。

  可是,有些事情,终究是要面对的。

  「让他进来吧。」

  我一直设想著,自己会见到如何的一张脸孔。

  怎麽都没有想到,看到的,是一张眼中布满血丝,极其憔悴的脸。

  若是以前的我,一定会很关心吧?可是,我发现,我竟然无动於衷了!看来,我也是够狠的,不是吗?

  「心儿……」他的声音,有著颤抖。

  「大皇兄找我何事?」我听到,冷漠的声音,从口中传来。

  「心儿,不要如此叫我,可好?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哥哥,不好吗?」他的脸上,有著後悔和痛苦。

  「我没有哥哥。」我只是这麽说著,「我的母亲,只有我这一个女儿而已。」
  「心儿!」他冲到了我面,抓著我的肩膀,「求你,不要这个样子对我,好吗?」

  我冷冷的看著他。

  「我一直以来,把你当作了亲哥哥一般。」我闭上眼,「我知道,你的谋士希望你可以利用我得到太子之位。所以,我乖乖的在父皇面前说你的好话。我请求父皇,让他教你处理政事。」

  我的心,好痛好痛。我什麽都知道,我知道他在利用我。可我以为,只要满足了他。他就可以给我,我要的感情了。

  他的脸上,有著震惊,可是我却选择了忽略。

  「我只要,只要你不要背叛我。背叛,我好不容易祈求到的亲情。可是……你还是选择了背叛。」我的泪,已经干涸了。

  「大皇兄,从今而後,你只是我的大皇兄而已。」我张开眼,「我会向父皇说的,还是会帮你成为太子的。只是,以後请你忘了我这个妹妹,也不要记得我了。无论是妹妹,或者是任何什麽,我都不会给你的。」

  我挥开了他的手,转身,「你走吧……」

  「心儿!我知道我冲动了!可是……我现在只把你当做妹妹了,好不好?我可以什麽都不要!求你,至少让我做你的哥哥,好不好?」他的话很诱人。
  我却不想再有任何的伤痛了,伤了也就怕了。

  「你走吧……现在我唯一想要的,就是你离开……」我的话,很残忍。可是,我心中的痛楚,谁又能明白。

  我听著他似乎还想说什麽,最後只留下脚步远去的声音。

  我软坐在椅子上,看著门外的天空。

  「素心啊素心,你不是永保著一颗素心。而是,永远只有一个人。你要的,没有人能给你。你面对的,只是欺骗和阴谋。」我的心中默默的嘲笑著自己。
  现在……我还剩下什麽呢?

  只有朱戟龙的爱情,还有对云嫔的恨意了吧?

  朱素心,你真是可悲可叹啊!

  最後,我只是为自己悲哀了……

             第03章破茧成蝶1

  「心儿,你一直准备如此下去吗?」

  身後传来一个声音,将我从呆滞中打破。

  「你,去给朕取来棋子和棋盘。」我看著朱戟龙对著一旁的云娥下令。
  不一会儿,棋子棋盘都拿来了。我却不明所以。

  「心儿,好久没有对弈了。」

  我看著他,他早朝结束直接跑到我这边,只为了与我对弈?

  但是,我没有拒绝,坐了下来。最後,选择了白子作为我的棋子。

  他让我先开了棋局,然後自己才动。

  我只是认真的看著他的每一步,计算著自己该如何落下棋子。

  「心儿,你太过於专心了。」

  他的话,让我疑惑,「专心,不好吗?」

  「过分的专心,只会让自己过分的关心。你计算著每一步,关心著每一步。可曾发现,这里。」我看著他手指的方向,「你已经有了破绽了。」

  我一惊,看著那一角,已经布满了黑子。而我,只是专注於每一步中而已。
  「心儿,对弈就像是对人一般。你越是上心,结果越是伤心。有时候,你需要的是冷眼的旁观著全局,而不是单单防著一步就可以的。」

  他的话,我没有辩驳,只是慢慢的沈思了起来。

  似乎,因为朱御海,我觉得自己的心空了。因为他,我一直伤心。却忘了,他也只不过是我的过客而已。

  从前,他没有出现前,我也是这麽过的。

  可是,现在呢?自己因为一个过客,如此的作贱著自己。

  甚至,那日竟然跑在雨中。若不是朱戟龙发现,或许我早已魂归西天了。
  我看著他,落下了最後一子。

  还是如以前一般,一步错,满盘皆输。

  可是,为何我十四岁已经知道的事情,如今已经十六岁了,反而忘记了呢?
  「心儿,你已经长大了。不要忘了,你现在不是在疏琉宫,而是在玉凤宫中了。」他的话,让我惊醒。

  是啊,我不再是那个住在疏琉宫中,什麽都不知道的朱素心了。

  我早已不再是那个,可以幻想著,有著父爱的素心了。

  我……其实早就不应该再去奢求亲情的了。

  我现在,是在玉凤宫中,是苍穹的素心公主。

  朱戟龙可以保护我的安全,却保护不了我不受伤。我的身心,只有我自己才能保护的!

  「戟龙,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明白了,他不是要与我对弈。而是在教我,如何对人处事。如何,在这个皇宫生存。

  越是在乎一个人,越是危险。

  若是我那时候,不抱著一点期盼,那麽现在也不会如此了。

  「心儿,想想,你在对弈中,想得是什麽?」

  听著他的话,我慢慢思考著。

  「我想……赢。」是的!我一直想赢!可是,从来没有赢过。

  「你可知道,这一棋盘,就是人生。想著赢,想著战胜对方。结果却是被一粒粒棋子操控。若是什麽都不去想,享受著棋子们在手中被操纵的感觉。冷眼,看著棋盘。你就会明白,下一步该是如何了。」

  他的话,一字一句的敲打在我的脑中。

  「所以,我是太过於专注了,却没有想到被棋子操纵了。忘了,享受对弈,才是一种乐趣。享受著,随意操纵的感觉,才是我需要的。戟龙,你是这个意思吗?」

  我看著他,他却将我抱在腿上。

  「心儿,你还是那麽聪明。」他的眼神,很温柔,「不要忘了,你是操纵棋子的局外人。不是,一个被操控的傀儡。我早对你说过,自己要把握分寸的。」
  我看著他,看著他的眉眼。

  「你……全知道了?」难道,真的什麽都瞒不过他吗?

  「我只是一个局外人。只是看著你们在棋局中迷惑被迷惑著。」他的话,我是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多少。

  或许,他并不知道朱御海对我的感情。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知道了我为何会淋雨的原因了。

  是啊!

  我竟然忘了,我才是那个操纵者。

  我的目标,是朱御风,是洛舒。

  至於朱御海,他如何,他对我如何,目的是什麽,我是不需要知道的。
  只因为,他想从我身上得到的,是我没有的!

  而我,竟然为此,还去付出了。

  那麽,我真的是太专注了!反而,被操纵著了!

  看著棋盘上,已经所剩无几的白子。

  我伸手,抓了一把白子,索性扔了上去。

  看著白子,将黑子全部冲散了。谁也分不清楚,是谁赢了。谁也看不出,这是一盘如何混乱的棋局了。

  「心儿,不要忘了。你的心,早在我这里了。」

  朱戟龙的话,在我耳边响起。

  「呵呵呵,是啊,我怎麽忘了。」

  我轻笑著,勾起了唇角。

  「朱素心,是没有心的。」我看著他,「因为,我的心只有你能给我。那麽,何来的伤心伤怀呢?」

  「所以,心儿,不要再让我失望了。」他抚著我的头,「不要忘了,我需要的,是一个有用之人。我要的,是一个可以站在我身旁的心儿。不是一个,被操纵著的傀儡。」

  听著他的话,我看著他的眼。

  「那麽,你不想或者不曾操纵著我吗?」

  「我可有如此过呢?」他只是笑了。

  我闭上眼,回忆著。

  他,从未操纵过我。

  我要扳倒皇後,他只是一旁看著,甚至随了我的心。

  我要让洛舒变成舒嫔,他也只是任由著我。

  我要报复,要朱御风随我沈沦,他知道了,却只是让我拿捏好分寸。

  我和朱御海亲近,甚至,对他有了期望。他还是只是提醒著我,却从未阻止过我什麽。

  他从未想过操纵我。

  甚至,这十六年了,除了我的身份。他未曾让我做过任何,哪怕是一件对他的皇位,有用的事情。

  「戟龙,似乎是我操纵了你。」我突然觉得,他的一切,似乎都为了我。
  就如同现在,为了让我明白,才与我对弈。甚至,连书房都没有去。

  「你值得,不是吗?」

  我靠在了他的胸前。

  我是谁?我是朱素心,不是一个可以操纵的人偶。我,该是破茧成蝶的了!
             第04章破茧成蝶2

  那日之後,我变成了原来的我。

  不!或者说,我更加的没有了原本的期盼。

  原先,如果说我对那一丝兄妹之情还有一些期待的话,现在全部都死了!死在了过去的茧中。

  过去的自己的痴傻,已经随著海棠花,永远的被雨水打落了。埋入了,黑色的泥地中了。

  「心儿,听说你这几日生病了?淋雨了,是不是?」

  此刻,我在锦绣宫中,看著朱御风的关怀。舒嫔早已不知去了哪里,或者她是故意要让朱御风与我亲近的。

  也是,若是我爱上了朱御风。反正,我们毫无关系。如此一来,她必然可以让我帮她登上後位,甚至,让朱御风成为太子了。

  她的那点儿心思,在我看来,只是痴人做梦罢了。

  她又何曾想过,若是朱御风爱上了我,那麽他们就是我手中的棋子了呢?
  这後宫,终究是一个无底的地狱啊……

  然一个个人,疯狂著,变态著。失去了,最初的一切……

  「三哥放心,我没事的。只是太喜欢淋雨了,那日看著那些海棠花竟然痴了。结果……」我吐吐舌头,「还好,父皇发现我了。要不然,我可就魂归西天咯!」
  「心儿!不准胡说!你会长命百岁的!」他立刻制止了我的话,眼中的一丝害怕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呵呵呵,三哥,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你不要紧张啊。」我淡然的笑笑。其实,真的,或许我早已看淡了这一切了。

  「随便说说也不行。这种事情,怎麽可以随便。」他得手,突然揉著我的头发。

  「不要碰我!」

  他的手僵直,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大的反应。

  「不是,我的意思是,头发会乱了。」看来,朱御海,还是在我心中留下了什麽的。

  那一刻,突然我很想抹去发间他触碰过的感觉,或者说,抹去曾经被朱御海也触碰过的感觉的……

  我只能看著他笑了笑,笑中却早已带著点苦涩了。

  「我……不行吗?」

  是他,说的吗?我听得不真切。那声音,为何如此的飘渺?

  收起游荡的心神,却见他只是关心的看著我。似乎,他之前什麽都没有说过。
  「对了,那你现在身子没事了吧?」

  最终,我选择忽略他的前一句问句。

  「恩,好多了。只是,偶尔很奇怪的会觉得浑身无力罢了。」我笑笑,喝了口茶,「可能,这是留下的後遗症吧。」

  让我永远的记住,曾经,自己多麽痴傻的去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人!

  他没有再说什麽,只是提议去御花园散散步。我没有拒绝,和他一起。
  走著走著,觉得有些累了。

  「三哥,我累了。」我靠著他。

  「那我们休息一下吧?」

  「不要!我不要坐著,我想继续看看景色。」我已经有些撒娇了。

  「那……」他看著我许久,「三哥背你吧?」

  我展开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好啊!三哥自己说的哦!」

  很明显,他没有想到,他的玩笑话,我真的当真了。可是,还是蹲了下来。
  我立刻跳了上去,趴在他的背上。

  「三哥,我们继续往前!」

  「好!都听你的。」他的声音从前头传来,「心儿,我怎麽觉得这一场病後,你开朗了许多。」

  「不好吗?」在他背後,我的脸上没有了笑容,只是扯著嘴角。

  「当然好啊!以前你的样子,总是有著忧伤。看了让人总有些心疼的。」他的话,我只是听著罢了。

  「三哥,你的背好宽哦。」我将头靠在他的背上,脸埋在了背上,「很温暖,好舒服。我都想就这麽一直趴著了。」

  「若是心儿喜欢,三哥一辈子都可以背你,可好?」

  他的话,很温暖。可是,却暖不到我的心。

  「好。」声音中是笑意,心中却是冷意。

  我与他,无语,就这麽任由著初冬午後的阳光,倾洒在我的身上。却,永远照射不到我的体内了。

  「大哥!」突然,我听到朱御风的声音。

  抬起头,看到的却是朱御海一脸吃惊以及伤痛的表情。他的身边,还跟著林敬、肖腾和甘起。

  我挣扎了一下,让朱御风放我下来。

  「大皇兄。」我只是向他略微的行礼。

  对於我的称呼,朱御海的脸色有些惨白,而朱御风则是一脸的惊诧。

  「心儿……」他似乎想说什麽。

  「若是没事,我和三哥先走了。大皇兄,你继续欣赏园中的景色吧。」我拉著朱御风的手,从他的身边经过。

  我没有去看,背後的人是什麽样子的表情。

  不想去看,也懒得去看了。

  不知不觉,我竟然已经走回了玉凤宫了。

  「心儿,你和大哥……」

  「三哥!我现在什麽都不想说。」

  我,恢复了一些冷漠。

  「你该回去了,我也该进去了。」

  说完,我没有理睬他,自顾自的进了宫门。

  我知道,他如同往常一般,看到我消失的身影,才会离开的。

  「公主。」回到了宫中,却发现云娥和奶娘都在。

  「怎麽了?」

  「这些,是大皇子送来的。」

  我看著桌上的东西,无非是一些民间的小玩意儿。以前,他也总是送我的。我随意的拿起了一个人形的东西。

  我记得,这是他曾经说过的。是皮影戏的道具。我操纵著,看著我一动,那个人形一动。

  「云娥,你可记得,曾经我交给你的一个人偶。」

  云娥想了一下,最後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回来,手上多了一个东西。

  「公主,是否是这个?」

  我拿过来,看著那个木偶。这是朱御浪送给我的木偶。

  「你们看,只要我一动,他才能动。」我随意的牵扯著木偶的线,看著他动来动去的样子。

  哼!现在,朱御风,已经成了我手中的人偶了。

  不过,洛舒,才是我最大的目标!

  将手中的人形皮具和木偶,随意的丢弃在桌上。

  「奶娘,昨日我让你炖的人参鸡汤可做好?」

  「已经炖好了。」

  「随我去御书房。」

  我现在,只想去找朱戟龙。

             第05章成人之理

  帝皇,一直是最忙碌的。

  朱戟龙虽然为人霸道,甚至不折手段。但是,在苍穹,却是最明智的一位君主。朝野间,对他都非常的爱戴。

  这些,我很清楚。

  就像此刻,已经是下午了,他却依旧在御书房中批阅著奏章。

  「参见公主。」

  一旁的侍卫,纷纷行礼。我,则是毫无阻碍的进入了书房。

  书房中,看著端坐在金色的雕龙的椅子上的男子,有那麽一刻,我突然觉得他似乎很遥远。

  「你怎麽来了。」

  他看著我,有些惊讶。也是,我有好久没有到过书房了。一直,忙著对付舒嫔,计划著一切的一切的。

  我有些飘远的心神收回,看著眼前熟悉的男人。

  「我让奶娘炖了些鸡汤,你喝不喝?」

  虽然是问句,但是大有你不喝也得喝的意思。

  我发现,自己在面对他时,越来越自然了。或许,就如他说的,没有了那一些期盼,真的会比较清楚很多。

  他接过了我手中的汤,就这麽喝了下去。

  「你倒是不怕我下毒?」

  他的食物,都是要身边的人试吃的。可是,那些侍人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或许是,身边的人,都是他的近侍,我们的关系他们早已知晓了。

  「你真下毒,我便认了。」他的话,还是很温柔。

  我笑著,坐在了他的腿上。看著桌上,布满的奏折。

  「你们全部退下。」看著他挥退了所有人,只剩下我们二人。

  我只是注意著奶娘,她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一般。

  哎……我何尝看不出,她只要能看到朱戟龙一眼,竟然就可以感到足够了。
  我随手拿起一本,看著折子上的内容。

  原来是一封推荐人的折子,推荐者竟然是工部侍郎。此人,不是舒嫔的人吗?竟然还没有下台。不过,折子上已经是一个大大的准字。

  「怎麽,不懂吗?」他似乎看出我的不解了。

  我点点头,「此人,不是舒嫔的人吗?」

  「没错。」他将折子拿过去,「心儿,朝政不是你想的那麽简单的。此人,和宰相有一些瓜葛。」

  「那你为何还……」批准了?

  「心儿,若是养大了臣子的胃口,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反噬的。没有力量去制衡著,是不行的。」他的话,我似乎有些明白,却有些不懂。

  带著疑惑,我看著他,询问著意思。

  「此人,虽然不是我的人。但是,却可以牵制宰相。他们是对头,只要互相一有动静,立刻就争个你死我活的。自然,许多不该说的,不能说的,都被我知晓了。这样子,你可明白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叹息了,这就是帝王的制衡之术,帝王之术。这就是,权势啊!

  「你很聪明。」朱戟龙的脸上,带著一些赞许。

  「不过,我是女子,也不需要知晓这些朝政之事的。」对於这一点,我一直有些疑惑的。有时候,我一直觉得,他似乎交给我的,更多的是为政之道的。
  「傻瓜。」他的额头,抵著我的额头,「不仅仅是朝政如此。若是想获得自己想要的,不一定非要凭著自己的手。完全可以,借用著他人之手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就如同你刚才所言的,你又怎麽会再问一次呢。」

  我细想著他的话。渐渐的,明白了。

  「不过,现在我该教你做另外一件事情。」

  「什麽……」还未说完,我就被他推倒在了桌子上。

  折子,散落了一地。他金色的龙袍慢慢的褪下,我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掉落在地上了。

  「戟龙……」我轻唤著他的名字。

  「啊!」他突然埋首在我的腿间,轻舔著私密之处。「不要……好羞人……」
  「你会喜欢的。」他只是闷闷的出声。

  我只觉得全身一阵阵的酥麻,一股股热浪席卷著自己的身子。

  「戟……龙……」破碎的声音,从我的口中传出,「要……我要……」
  「你要……什麽?」他也是喘著气,抬头将我抱起。

  「要你……」我迷蒙著双眼,任由著他的大掌抚慰著我的身子。

  「给你,全部都给你。」

  「呀!」

  我就这麽坐下了下去,整个热龙滑入体内。手,环著他的脖子。身子,紧紧的贴合著他的胸膛。

  「恩啊……恩……唔……」唇被封住,所有的呻吟都被他含在了口中。
  他的手,托著我,让我不至於失去平衡。

  我趴在他的肩上,看著乌黑的发丝披散在两人赤裸的身子上。

  身子,因为他的动作,上上下下的动著。

  「心儿,我的爱……」耳边,传来他的爱语。

  我笑了,笑的很幸福。

  或许,有时候,我真的要求太多了。

  若是得不到父爱,这般的爱,也是好的吧?

  激情之後,他只是将我的衣服披在了我的背上,为了不让我著凉。

  「心儿,明日起,你每日下午都要御书房来。」

  听著他的话,我疑惑的看著他。

  「你也该知道一些为政之道了。」

  「为政之道?!」我诧异,「我是女子,为何要知道这些?」

  「对我来说,女子男子没有什麽区别。只有我觉得,需不需要学习。」他将我压在了胸口。

  「好吧。」我没有再多说什麽了。

  无论如何,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的。

  为政之道麽?

  也罢,学著也不是什麽坏处。

  我知道,他的决定,是不容拒绝的。

  哪怕,是那些个臣子,他们必然会哗然。

  我是一个女子,又如何可以牝鸡司晨呢?

  可惜,是朱戟龙让我学习的。谁多说什麽,也是无用的吧。

  那日之後,下午我就回去御书房。

  若是有臣子在,只是听著他们的谈论,自己琢磨著一切。

  若是没有臣子在,他就教我如何批阅奏折。如何去调节臣子间的不合。如何用他人的手,去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过,无论如何,当他讲完这些。

  我变成了他最好的消遣,不将我蹂躏的浑身无力,绝对不会放我离开。
  夜晚,他也不会放过我。

  这让我每日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根本没有时间去锦绣宫了。

             第06章地狱之路1

  「戟龙,这几日我不想去御书房了。」夜幕下,欢爱後,我趴在他汗湿的胸前,终於开口了。

  「好。」他,从来不会问我为什麽的,无论我做什麽,他似乎只是一味的纵容。

  「你不问我做什麽吗?」

  「我还是那句话,自己把握好分寸。」他的话,让我安心了。

  一早,我只是看著朱戟龙离去。

  又睡了一下,然後起身,让云娥为我梳妆。

  看著镜中的我,气色越来越好了。

  「公主,您似乎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娇媚了。」云娥的话,让我仔细的看了自己一番。

  「是吗?」我抚著自己光滑的脸庞。

  或许,是每日都享受著朱戟龙的宠爱的关系吧。

  而且,滋润补品一直不断,又如何能够不红润呢?

  或许是情* 欲的熏陶之下,使得我本来就略带著一些娇媚气息的眉宇间,更加的突出了。不过,这也没有什麽不好,不是吗?

  「云娥,你说,外人会不会说我是一个狐媚的公主?」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迷惑君王的狐媚子。

  「怎麽会?!公主只是明豔动人罢了。」

  我只是轻笑,「就你嘴甜。」

  「女婢句句是实话。」

  「算了,这几日,可有来信?」我很想知道,他可有写信给我。

  「没有,近日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算了一下,大概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消息了。不过,最近倒是也没有什麽大事。

  我起身,欲出宫,却见云娥也一起跟著。

  「云娥,你呆在宫中吧,近日不需要跟著我了。」我,有我的事情要办。
  这麽多日了,他该是受不了了吧?

  一个人,独自走到了御花园中。

  此刻,已经是冬日了。此刻,那些紫藤萝也该是开花了吧?想著,我信步的走到了那紫色的瀑布般的藤架下。

  这一片紫藤萝,也不知道是谁种的。不过,倒是非常的美丽。

  我只是用手托起了一长条的花朵,看著小小碎碎的花朵掉落在我手中。
  找了个位置,随意的坐下,看著那些紫色的花朵。这些个紫藤花虽然小小的,但是一簇一簇的,倒是显得非常的繁多。

  「心儿,你真的在这里!」

  我看著来人,不正是朱御风麽。

  「三哥,你怎麽也来了?」

  「这些日子,你都不来锦绣宫。所以,我只是猜测著,或许你会来这片紫藤萝花架下。」他似乎很高兴。

  「这几日我只是跟著父皇,在御书房内罢了。」我随意的扯了一些花瓣,放在手中把玩著。

  「心儿,为何你那麽喜欢花?无论是海棠,还是这紫藤。」

  「喜欢不好吗?」我看著他,「花儿那麽美丽,但是却短暂。若似乎不好好的欣赏,岂不是错过了?」

  「也是。」我看著他,在我身边坐下。

  「三哥,你这麽急著找我,有什麽事情吗?」

  我直接靠在了他的肩上,感觉到他的一下子的僵硬。然後,一只手环著我。
  「没,没什麽。」他有一些紧张,「只是,好些日子没有见你。有些,有些想你了。」

  「是吗?」我凑近,在他的耳边吐出了这句话。

  感觉到,他浑身一颤,手竟然紧紧的抓著我。

  我在心中冷笑,看来,你是忍不住了。

  「心儿!我……我……」

  我远离了他一些,看著他,「三哥,怎麽了?」

  他的眼神,有一些焦急,却更多的是期盼。我只是玩弄著地上细碎的紫色小花,看著花瓣在我手心中碾碎了。

  我的手心,都是紫色的淡淡的痕迹。

  「你,你是不是喜欢大哥?」终究,他还是问了出来。

  「他只是我的哥哥。」我又补了一句,「你也是啊。」

  「可是……可是……」他可是了很久,却不说。

  「三哥,我想先回去了。」

  说著,起身准备离去。

  没有走几步,听到背後,「心儿!我爱你!」

  我的眼,似乎看到了远处隐约有一个模糊的黑影,颤抖了一下。

  「三哥,我也爱你啊。我也爱父皇,另外两个哥哥,还有我的母亲,我的……」

  「我不是说这种爱!」

  话没有说话,就被他打断了。

  我转身,有些惊恐的看著,「三哥……」

  「是!我爱你!不是兄妹之爱!是男女之爱!」

  我看著,如同豁出去了一般,抓住了我的肩头。

  「三哥,你累了,竟然开始胡言乱语了。」我尴尬的笑笑,想推开他。
  「不!心儿,我是真的爱你!」他看著我,很认真。

  「三哥,不要说了。」我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累。

  「我说的是真的!」

  「我该回去了……」我挣扎著,想要离开。

  「心儿!我……」

  『啪』不待他说完,我挥出了一巴掌。

  「朱御风!我是你的妹妹!是父皇的女儿!」我大吼著,「你是不是疯了!」
  「是!我是疯了!你可知道,我每日都被爱你的情绪折磨著!每日,看著你和大哥亲近,我的心里,有多痛苦!」看著他,痛苦的样子。

  「够了!我不想听!你不要说了!」我几乎可以说是尖叫的。

  「心儿!我爱你!我爱你啊!」

  「闭嘴!你给我闭嘴!」

  看著他,「我不想再听到这些!请你自重!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心儿……」

  「够了!」我尖叫,「滚!你给我滚!我永远不想看到你!」

  「心儿,不要这样子对我……好不好?」

  他看著我,我却只觉得害怕。

  这一切,本来就是我计划的。可是,当真的面对的时候,突然发现,真的好可怕!

  只有朱戟龙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啊!

  可是!为什麽!

  朱御海是这个样子!朱御风也是这个样子!

  他们是疯了吗!是疯了吗!难道,根本不在乎血缘吗!

  「放!开!我!」挣扎了开来,我转身立刻跑开!

  「心儿!」身後,传来他的呼唤声,可我却不去理会。

  但是,我,看到了朱御海的身影。他,也看到了我。

  但是,我只是继续离开,也没有多看他一眼。

  自然,身後是什麽样子的情况,我不想去知道。

  或者,早就料到了。

             第07章地狱之路2

  跑回了自己的寝宫,我只是喘著气。

  慢慢的,眼神开始冷了下来。

  「公主……」

  「下去!」我挥退了云娥,只是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穿上,趴了上去。
  闭上眼,脑中都是刚才朱御风疯狂的样子。还有,离去前,看到的朱御海,眼中有著的爱恋和绝望。

  疯了!都疯了!

  他们,根本就是疯子!

  可是,我不是同样也是一个疯子吗?疯了一般的沈迷於复仇之中,疯了一般的让自己受尽了折磨。

  最终,我也只是疯了啊……

  突然,感到自己的脸上,竟然有了些湿意。我,竟然流泪了?我不该是,早就没有了泪了的吗?

  看著雕栏玉砌的宫阁,看著那一片片的琉璃瓦,看著那一面面黄龙墙。我,似乎开始觉得悲哀了。

  这就是皇宫,一个在已不存在任何的正常人的地方啊!

  我,也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了。

  朱戟龙,为了让我变强,让我独自一个人面对了所有的黑暗。为了让我明了,告诉了我一个个残忍的道理。

  最终,我成了什麽?

  连我,或许都知道了。

  「心儿,你怎麽了?听侍女说,你一下午都站在园中。」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看著天空,已然是月明星稀了。

  「为什麽?为什麽你要对我那麽好呢?」我无意识的开口,「你是帝王,不是吗?你是朱戟龙,那个狠决的帝王,不是吗?」

  我不懂,不懂他的动情为何。

  就如同,我也不懂,为何朱御海和朱御风都动情了。

  明知道,我的身份,却还动情了!

  「心儿,你的眼中,有著最深沈的哀伤。那一种哀伤,让我想为你抚平,」他抚著我的眼帘,「我是狠决,但是,却有力量保护你。我爱你,但是却可以保护这种爱。因为我是苍穹的主宰,没有人可以对你做出任何的事情。」

  我看著他,呆呆的看著他。

  是的!没有人可以违抗的了他。

  他已经即位了几十年了,曾听闻过,他十岁之时,竟然自己亲政了。

  这样子的人,生了就是和其他的帝王不同的吧?

  「为什麽?为什麽要爱上我呢?」这句话,我早已不是问他了。

  「因为,你是帝王家,永远都缺少的那一种人。那一种,绝望的顽强。」他的话,我不懂。

  绝望的顽强?看来,我是真的不懂帝王家的。

  我只知道,此刻,我只想拉著洛舒一起,下地狱。想让她尝到,我受到的,我母亲受到的,所有的痛楚!

  那日後,我发现。

  每次,我看到的朱御海,看我的眼神,永远是悲伤的。

  看到我,每次都似乎有著期待。但是下一刻,又变成了绝望。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朱御风了,我也不想去知道他到底做什麽去了。

  每日,我都会随著朱戟龙去御书房,听著他对我讲著什麽是为政之道。听著他说,帝王家,不需要温情。

  这,大概就是他为什麽始终给不了我亲情的原因了吧?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麽是亲情。

  当然,我也会看到朱御海。不过,我最多也是称呼他一声大皇兄。更多的,也就没有了。

  「陛下。」我看著一个大臣,「陛下也该立太子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著同样也在场的朱御海。他抿著唇,一言不发。

  朱戟龙看了我一眼,「爱卿有何提议?」

  一句话,却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揣摩他的意思。我看著,那些个大臣也是惶恐的,有些责怪那个提议的人。若是说错了,可不止是得罪了三个皇子,更是得罪了皇帝呢!

  突然,那一刻,我觉得有一些好笑了。

  「心儿!」朱戟龙的声音,有著威严。

  我才发现,自己竟然笑出了声来。故意当著所有人的面,抛了个媚眼给朱戟龙。我倒是要看看,他会如何。

  最後,他只是无奈的看著我,然後转头。

  而我,发现朱御海竟然看著我。

  脸色沈下,只是看著那些大臣。所以,我自然没有看到朱御海立刻刷白的脸色。

  「微臣觉得大皇子是合适的人选。」原来是宰相。也是,他是能够揣摩到朱戟龙的心思的。

  宰相的一句话,让一半的大臣附和著。

  「微臣倒是认为,三皇子是不错的人选。」那就是工部侍郎吧?还真是为了自己的主子考虑啊!

  「微臣认为,二皇子虽然常年在外。不过,他的英武完全承袭了陛下,他才是合适的人选!」那个大臣,我不认识。

  不过,现在很明显。朱御海的支持者较多。

  我看著沈著脸的朱戟龙,不知道此刻,他的心中想的是什麽。

  旁边,一脸无表情的朱御海,又是什麽样子的心思。

  「怎麽,你们以为朕要死了是不是?」

  「微臣不敢!」

  「微臣不是这个意思!」

  朱戟龙的一句话,让所有人跪了下来。自然,朱御海也跪了下来。

  只有我,依然大模大样的坐在椅子上。

  看著他们一个个惶恐的样子,我只是冷笑。刚才说的时候,怎麽就没有看到朱戟龙的表情呢?

  宰相啊,也只不过是个急躁之人。

  当那个大臣提议的时候,朱戟龙的表情已经暗沈了。谁知,他们还真是相信了朱戟龙的询问。

  真正是笨蛋啊!

  无怪乎,这些个臣子永远都是臣子。永远都被玩弄在朱戟龙的手中。

  只因为,他们连察言观色这最基本的,都不会!

  「那朕倒是要听听,你们为何如此急著册立太子?」朱戟龙的话,还真是冷然啊!

  「微臣……微臣只是提提议……」那个提议的大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哼!你只是想要为你的主子争取而已。这样子,你就可以平步青云了吧!我心中,暗暗的嘲笑著他。

  「哦?朕以为,你们都盼著朕早早的死了,这样子才能拥立太子了,是也不是?」现在的朱戟龙,是在我面前不会有的帝王之气。

  「微臣知罪!微臣知罪!皇上开恩!」

  一群个臣子,就这麽跪著。

  连朱御海,都是惨白著脸。

  也是,他的呼声最高,还是最倒霉的那个人呢!

  「父皇。」

  第08章信任?还是占有?

  此刻,敢开口的,除了我,还有谁?

  「儿臣累了。」一句话,他该是明白的吧?

  他看著我许久,终於开口。

  「全部退下!」

  我看著那些个大臣松了一口气,还给我送来了感激的眼神。

  大臣们,一个个鱼贯的退了出去。一旁的侍卫,也将门微微的带上了。我知道,他们会离开一会儿的。

  「心儿,你又想做什麽了?」朱戟龙抱住主动扑上去的我。

  「戟龙,人家真的累了嘛。」我靠在他怀中,故意在他胸口画圈圈。

  「累了?」他抓住了我的手,「那它在做什麽,恩?」

  「呵呵,」我笑了,「你该明白我到底想做什麽的呀。」无论是刚才,或者是现在。

  看著他叹了口气,最後只是吻著我的手指。

  我抽开了自己的腰带,衣服半褪,让他看到自己的身子。

  满意的听到他突然变得浑浊的呼吸以及一丝抽气声。我知道,他一直很著迷於我的身子。所以,我可以用身子制衡他了,是不是?

  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苦涩的感觉了。

  或许,我又想太多了吧?

  「小妖精!你没有穿里衣!」他的声音,抽回了我的思绪。

  是的,我故意只穿了几件外衣罢了。一层层的裹住,也不会有人看到。只有抽去腰带,才知道里面只是空的。

  「那你喜欢吗?」娇笑著,明知故问的贴在他的身子上。

  他的眼中,只有暗沈,手已经覆著我的柔软了。我看著自己的柔软,被他轻轻的搓揉著,只是柔顺的依偎著他。

  「心儿,你真是我的妖精啊!」他褪去了自己的衣衫,让我看著他昂扬。
  勾住了他的脖子,我吻上了他的薄唇。

  任由著他含著我的唇,将舌头探入。任由著他,不断的摄取我口中的甜美。我只是抱著他,一切随著他。

  我很清楚,他给我的宠爱,很多很多。

  或许,他的妃子甚至任何一个皇子,都没有得到过这样子的宠爱。

  可是,我也知道,为何我可以得到如此的殊待的。

  我也知道,我该回报些什麽。

  他要的,一个无非是我的心,一个无非是我的身子。

  心,我没有。有的,只有身子了。既然他喜欢,那麽我就送给他,任由他品尝了。

  慢慢的,炙热进入了身体,我只是娇媚的呻吟。

  可是,这一次,他似乎很不满足。

  一把拉去了我早已褪至腰间的衣服,丢在了一旁。

  让我趴在桌上,从後面狠狠的进入。

  「啊!」我尖叫著。

  他伸手越过我的双手,握著我胸前的柔软,托住了我。

  「戟龙……慢……点……」

  他的快速,让我有些吃不消了。

  朦胧间,我似乎看到了门口有人。

  刚想开口,却被他翻身,封住了唇。

  我就这麽躺在桌子上,任由著他爱抚著自己的身子,任由他占有自己。
  此刻的我,早已忘了门口是否有人影了。

  随著他每一次的冲撞,都让我娇吟出声。

  「戟龙……」我无意识的抓著他的背,不断的和他一同攀上极乐的巅峰。
  这一次,我们一直持续到了天色渐黑之时,他才放开了我。

  而我,只能软软的趴在他的身上,看著他为我穿上衣服。

  「心儿,无论你做什麽,我不会管你。但是,记住了,有些事情,不要做得过了。否则,你要的效果就全没有了。」

  他的话,让我正视他。

  突然,笑出了声。

  「戟龙,那可是你的儿子呢。」我也为他穿好了衣服,「你们,可是父子呢。你这麽说,难道不管他了吗?」

  我是真的很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什麽样的人啊!

  「在皇宫,早已没有父子、兄弟了。有的,只是皇权。我留下他,是因为洛家的地位。而且,你也不会杀了他,不是吗?」

  我看看著他,「戟龙,将来,你也会这麽对我吗?」

  他的无情,让我有一些害怕。

  「不会,因为我所有的感情都给了你。」他的话,的确是很诱人。

  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那麽我该是相信的,该是感动的,该是觉得幸福的。

  可是,我却还是觉得那些话无法到达心底。

  或许,在我眼中,是不相信任何人的吧?

  「你准备,立谁为太子?」

  「你希望我立谁?」他反问我。

  「只要不是朱御风,谁都一样。」这一次,我没有在帮著朱御海说话。
  「看来,他是真的伤了你了,是不是?」他的语气很淡,却让我觉得有些心寒。

  「你什麽都知道,对不对?」闭著眼,我觉得自己好累好累。

  我猜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也猜不透任何人的心思了。

  前一刻说著不会背叛我的人,下一刻却说爱我。

  一直宠著我护著我的人,却看著我一次次受伤。明明一切都知道,却还是什麽都不说。

  我真的不懂……真的不懂啊!

  「三日後,我要斋戒,为来年祈福。」他的话,传来,「我会闭关一个月,这一个月我谁都不会见。」

  他,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只是说著,他要说下去的话罢了。

  而我,早已习惯了不去追问了。

  他说的,我自然是知道的。每年都会如此,不是吗?

  「这个,给你。」他递给我一块金牌。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麽。这是苍穹帝王的象征!这块金牌,等同於玉玺呢!
  「戟龙……你……」我拿著金牌,不知所措。

  「怎麽了?你也会紧张吗?」他笑著看著我,眼中是一片暖意。

  「拿著吧,若是有人对你不利,就拿出来。这一个月,我不能在你身边,你自己要小心。」他的话,我知道,是对的。

  那些个妃嫔明著对我毕恭毕敬,背地里不知道多少小动作了。

  若不是朱戟龙一直护著我,我或许怎麽死的都不知道了。

  最终,我点点头,将金牌放入了衣袖中。

  「戟龙,这三日,我都陪著你,可好?」我抬头,看著他。

  「我可能说不好吗?」

  他笑著,看著我。就这麽无所顾忌的将我抱回了玉凤宫。

  不过,此刻已经天黑了又有谁能够看到呢?

  三日,我一直呆在身边,任由著他的索取,和他缠绵。

  或许,那一块金牌,让我是真的相信他了吧。

  一个帝王,将权利交给了我的手上。

  这样子的人,我能够不信麽?

  第09章她竟是父皇禁脔?!

  这几日,我一直在御书房中看到心儿。

  她,还是那麽美丽,还是那麽……得到父皇的宠爱。

  每一次,我的眼神都追随著那一抹倩影。可是,她永远都是冷冷的看著我。
  我知道,她一定是厌恶了我的感情的。就像是他厌恶朱御风的感情一般的!
  也是,我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啊!

  她该是如何的恨我,如何的恨著朱御风啊!

  看著她总是避著我的眼神,我只觉得心痛万分。

  心儿,对不起,可不可以原谅我?哪怕只是做你的哥哥,我也是心甘情愿啊!只要你,能够原谅我啊!

  听到大臣提到册立太子的事情。

  看著父皇的怒气,我跪了下来。我知道,父皇一向不喜欢立太子的。这一次,真的是动怒了。

  我以为,父皇一定会责罚那些个臣子了。

  甚至,连我这个呼声最高的当事人,也逃不过了吧?

  可是……

  我看著心儿,她竟然就这麽直勾勾的看著父皇,说她累了?

  而父皇,竟然就这麽让我们退下了?

  还有刚才,心儿似乎是在勾引父皇啊!

  不可能的!这怎麽可能呢?心儿是父皇的女儿,她又是那麽的讨厌我和朱御风的感情的。看来,我真的是看错了。

  心儿,只是太善良了。不忍心看著我们都跪著吧?

  随著大臣出去,我心中本一片释然了。

  谁知,却听到一个大臣说道。

  「不知皇上留下公主一个人在书房内是为何了?」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宫中早已传闻,公主早就是皇上的禁脔了!」

  我只觉得,脑中一片轰隆隆的!

  心儿,是父皇的……禁脔?

  不可能的!

  可是,双脚却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慢慢的走回了御书房。

  本该在两侧的侍卫,都不在了!一切,都是那麽的不对劲!

  突然,听到了心儿的声音!那声音,如此的诱人,如此的娇媚!

  最终,我还是慢慢的向前,从微开的门缝中看了进去。

  那一刻,我宁愿自己什麽都没有看到!什麽都不知道!我宁愿自己刚才什麽都没有听到!也没有来过这里啊!

  我看著,我最爱的女子!

  此刻,躺在父皇的怀中,赤裸著身子,一遍遍的娇喘著!

  我当然知道,他们在做什麽!

  我告诉自己,不要看了!立刻离开!可是,脚却生了根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了!

  突然,我看著心儿趴著,对著我。

  我看的清清楚楚,心儿的身上,布满了红色的吻痕。她的脸上,是无限的妩媚。

  我也看得清楚!父皇,就这麽进入了她的体内!

  看著她一遍遍的娇吟!

  突然,她似乎看向了我的方向,那一刻,我却希望她看到我!我想知道,她会是什麽反应!会如何!

  可是,我却看著她被父皇翻身,看著他们吻在了一起。

  那红唇,是我一直想要,却渴求不到的!

  为什麽?我只是要一个吻,她却不愿意。

  可是……她却和父皇……

  他们是父女啊!比起我,他们的血缘更近啊!

  心儿……你为什麽这般待我?

  我爱你!是真的爱你啊!爱你,爱到心痛啊!

  可是,为什麽你宁愿承欢於父皇的身下,却如此的对我啊!

  为什麽!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痛得失去了知觉。

  我麻木的走出了宫门,麻木的回到了王府。

  可是,脑中,却是一幕抹不去的画面。

  心儿赤裸著,一遍遍的娇吟,一遍遍的呼喊著。

  她的躯体,她的容颜,她的声音,不断的在我眼前,在我的脑中,不断的走马灯似的掠过!

  最终,我只能一坛子一坛子的灌下了酒。

  「王爷,您不能再喝了!」手中的酒坛子被夺了去。

  我看著眼前的三个心腹,林敬将酒坛子丢在了一旁,酒坛崩裂,碎片合著酒溅起。

  「滚!」此刻的我,却只有伤痛了。

  「王爷,如果你真的爱上了公主,那就去夺回来!」林敬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夺?!哈哈哈……」那一刻,我却觉得可笑,「她的心里,没有我!没有我!」

  心,好痛。可是,却似乎早已失去了知觉了。

  到底什麽时候,她竟然早已如此的深入了我的身体的每一处的呢?

  「为什麽,为什麽她要选择父皇!」为什麽,我真的不明白!

  她不是厌恶这种关系吗?她不是厌恶这种血缘的爱吗?

  那麽,为什麽她可以接受父皇呢?

  心儿,你告诉我,为什麽?

  「为什麽!」我跌跌撞撞的起身,想要去拿起另外一坛子酒。

  「王爷!」这一切,却是甘起抓住了我,「因为皇上比您有权利!所以,他可以!」

  因为……权利吗?

  那一刻,权利冲入了我的脑海中。脑中,不断的重复著这两个字。

  「王爷,我想公主绝对不会愿意这种关系的。但是,那人是皇上,公主不能拒绝的。」肖腾将我扶到了椅子上坐下。

  我,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看著眼前的三个心腹。

  「你们,什麽时候知道的。」我不是询问,而是要他们陈述。

  「王爷恕罪!」三人立刻跪了下来,而我却冷眼看著。

  「王爷,属下也是不久前知晓的。」林敬的回答,我也没有去多追究了。
  「王爷,你难道忘记了您的母妃的希望了吗?而且,只有你有了权利,公主才会属於您的!」肖腾的话,传入我的耳中。

  「你们出去,全部出去!」

  这一次,他们三人却出去了。

  他们,就那麽确定我会清醒吗?

  我大笑著,想要继续沈迷。

  可是……为什麽!

  为什麽,心儿……你越来越清晰呢?

  慢慢的,只觉得我自己越来越清晰了。

  肖腾的话,就像是毒蛇一般,一直缠绕在我的脑中,怎麽都赶不去了!
  心儿啊心儿,我是那麽那麽的爱你!

  只要能够得到你的爱,我愿意做一切!

  是的!我那麽爱你!我是那麽想要你!

  我,要得到你!就算是不折手段,我也要得到你!

  一遍遍的,我在心中发誓著!

  此刻的我,早就被那汹涌的爱意和痛苦掩盖了一切!

  我要做一个能够得到心儿的男人!

  她,终将是我的!

            第10章破碎的躯体1

  三日後,朱戟龙便沐浴净身,在文武大臣皇亲贵胄面前举行了所有的仪式後,正式的闭关祈福了。

  我知道,这一个月之内,除了送饭菜的人,没有人可以进那一道闭关的宫门的。

  而我,也一样是被拒之门外的。

  「公主,该歇息了。」云娥为我披上了披风,而我却看著夜空发呆著。
  「他来信了。」我轻轻的开口,「舒嫔,看来是准备对付我了。」

  「这是主子说的?」云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只是勾唇一笑,「看来,冥月览来的那段时日,舒嫔下的功夫不少啊。」
  「那,公主准备如何应付?如今,皇上已经闭关了,这……」云娥的声音,有著担忧。

  「呵呵,不用担心。」我的手,抚触到了衣袖中的棱角,「她们,伤不了我的。」

  夜空很美,星星很亮,月亮也很美丽。就这麽安静的看了好一会儿。

  「你下去吧,若是有来信,就给我。」

  「是。」

  看著她离去,我慢慢的走回了寝宫。我知道,奶娘已经铺好了被子了。她们都知道,我不喜欢被人打扰的。

  熄了灯,褪去了衣衫,我借著月光,躺在了柔软的床榻上。我喜欢开著窗睡觉,哪怕是现在这个微带著冷意的时节。那样子,感觉有一阵阵带著花香的风会吹进来。

  若是平时,朱戟龙一定会用他的温度,来温暖我的。

  可是此刻,我却觉得冷了。因为,身边没有了那个温热。原来,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已经习惯了朱戟龙的拥抱,甚至喜爱上了他的怀抱了。

  慢慢的,闭上了眼,让自己沈睡。

  朦胧中,似乎感到了一阵热气,似乎有人靠近。

  有人?!

  我惊觉的睁开了眼睛,却见一个黑影在我的床前。

  「谁!」我有些惊恐的,毕竟此刻的我,毫无还击之力。

  「心儿,是我。」一句话,让我知道了是谁了。

  朱御海!

  「这麽晚了,你
评论加载中..